<code id="gkkii"><object id="gkkii"></object></code>
<bdo id="gkkii"><noscript id="gkkii"></noscript></bdo>
  • <menu id="gkkii"><center id="gkkii"></center></menu>
  • 優勝從選擇開始,我們是您省心的選擇!—— 文閱期刊網
    幫助中心
    期刊發表
    您的位置: 主頁 > 論文中心 > 文史論文 > 正文

    宋朝陶瓷禮器的發展和功能演變

    作者:mac 來源:賽文期刊網 日期:2021-06-01 10:18人氣:
      摘    要: 瓷質禮器從宋代開始,取代了商周時期的青銅禮器,成為國事活動中的主要祭祀用品之一。根據宋代官窯和貢窯的產品來看,仿戰、漢之前的青銅器所制作的各式陶瓷禮器不勝枚舉。一方面體現了宋代崇古尚禮之風的盛行;另一方面也表明該時期制瓷工藝已經達到了較高的水平,可以跨材質模仿不同的器物。隨著經濟發展和傳統觀念的改變,陶瓷禮器又逐漸成為文人雅士陶冶情操、美化居室的一種陳設品。
      
      關鍵詞: 陶瓷; 禮器; 官窯; 宋代;
      
      Abstract: Since the Song Dynasty, ceramic ware has replaced the bronze ware of Shang and Zhou Dynasties and became an important ritual carrier in state affairs. From the products of the official kilns in the Song Dynasty, there are many kinds of ritual porcelain wares patterned on the bronze wares before Warring States Period and Han Dynasty. On the one hand, it reflects the prevalence of the worship of ancient rites in the Song Dynasty. On the other hand, it also shows that the porcelain making technology in the Song Dynasty has reached a high level.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economy and the change of ideas, the ritual porcelain wares in the Song Dynasty gradually became a kind of furnishings for litterateurs to cultivate their taste and decorate their houses.
      
      Keyword: ceramics; ritual ware; official kiln; Song Dynasty;
      
      0、 引言
      
      上古時期,中國十分重視祭祀。無論是南方廣泛存在的“巫”文化,或者是中原的祖先崇拜,亦或是塞北的薩滿文化,都將敬拜神靈作為一項傳統!蹲髠鳌酚醒裕“國之大事,在祀與戎。”說明戰、漢以前,人們將祭祀看作是富民強國,凝聚人心的國家行為。相應地,祭祀用的祭器和貢器也從一般器物中分離出來,成為最高等級的用品。而隨著儒學的興盛,孔子提倡的“禮治”得到推廣,除了嚴格的等級制度,在器物上還講究“專事專用,專時專用,專人專享”,這一時期的飲食器具再一次被分化!抖Y記·曲禮下》中記載:“凡家造,祭器為先……養器為后。”[1]這里將所有人造的器物區分為祭器與養器。養器就是日常生活使用的器物;祭器,又可稱為祭祀禮器,因其所具有特殊功用和象征意義,在制造過程中享有獨特的優先性。在之后的朝代中,器物的性質最終演變固定成了“祭祀禮器”“御用器具”“一般用器”三大分類。
      
      而西方早期雖然也有祭祀,但因物產較為貧乏,食物尚且需要到地中海東岸的“新月地帶”進行交換獲得。所以,祭祀很少使用特定的盛儲器,而是使用金銀器,或者戰利品,甚至用戰俘來祭祀。隨著基督教的興起,偶像崇拜和異教信仰被禁止,祭祀不再被提倡,西方始終沒有誕生專門用來祭祀的盛裝具。因此,祭祀作為中國特有的一種文化現象,不僅歷史悠久而且體系成熟,擁有一套完整的、互為補充的祭祀用器。
      
      而從青銅禮器到陶瓷禮器,則又蘊含著不同的歷史文化習俗和工藝生產技術的變遷。對這一現象的研究是我們認清古代祭祀制度、禮樂制度以及陶瓷工藝發展史必不可少的工作。
      
      1、 早期禮器的出現
      
      “禮器”,廣義上講,是古代統治階層在舉行征伐、喪葬、祭祀、宴饗等重要活動時用來表明使用者身份地位、權力等級的專屬象征器物。禮器的出現,伴隨的是原始社會的解體,貴族階級的形成。所以,在它誕生的時候,除了具有“通天魅神”的靈性之外,還無可避免被賦予了一種階級屬性。
      
      在山西襄汾龍山文化陶寺遺址發掘的一批公元前2300年的大墓中,出土有彩繪龍盤以及石罄、陶鼓、玉面獸、五璜聯璧、鼉鼓、玉圭、玉鉞、玉璜形佩、有齒青銅鐲等早期的禮器。但是,在同時期的小墓之內,則沒發現任何有價值的陪葬品?脊艑W家指出,陶寺遺址可能就是帝堯都城所在[2],是當時華北地區的權力核心地帶。而貴族大墓出土的眾多禮器也表明,陶寺文化時期社會貧富分化懸殊,上層貴族擁有大量財富,形成了特權階層,“平均主義”被打破,社會的階級分化出現,已經走到了國家產生的邊緣。
      
      此外,從祭祀坑中出土的一些制作考究的陶器,包括彩繪豆(圖1)、陶簋(圖2)、彩繪龍盤、彩繪三足壺等,也說明陶器已經開始部分取代石器或玉器,成為貴族祭祀的禮器。它們的形制也為商代以后的青銅禮器奠定了基礎,堪稱是中國禮器的“先祖”。
      
      進入商周時期,禮器正式成為“禮治”的象征,用以調節王權內部的秩序,鞏固貴族的地位,維護社會穩定,凝聚國家力量。這時的禮器主要包括玉器、青銅器。玉禮器(圖3)主要包括玉璧、玉琮、玉璋、玉圭等。青銅禮器種類齊全,數量眾多,工藝精美,可細分為樂器、兵器、酒器、水器、食器等。秦漢末期,禮崩樂壞,社會混亂,禮儀制度難以為繼,青銅禮器開始淡出歷史舞臺。一直到宋代,才再次出現規制完整的禮器,而制作它們的材質已經從青銅變成了瓷土。
      
      2 、宋代陶瓷禮器的發展
      
      隋唐時期,受絲路文化的影響,金銀器一度成為統治者和貴族們的珍愛之物。這一時期的禮器也大多是金銀器或黃銅材質,再加上唐朝提倡的是一種自由開放的社會風氣。所以,循規蹈矩的周禮并未被統治者接受,這也導致了有唐一代,祭祀活動并不多見,相應的禮器也顯得很少。
      
      圖1 彩繪豆
      
      Fig.1 Painted pottery“Dou”
      
      圖2 陶簋
      
      Fig.2 Pottery utensil“Gui”
      
      圖3 距今3500年前的玉質禮器
      
      Fig.3 Jade ritual vessels 3500 years ago
      
      陶瓷真正大量用作祭器始于宋代。公元960年,陳橋兵變后,趙匡胤黃袍加身,改國號為宋。為了防止武將發起兵變叛亂,他收歸兵權,修文抑武。北宋末期,崇儒敬古之風更為盛行,再加上最高統治者對先秦以前的“禮治”尤為推崇。所以,沒落的“禮”文化又再度復興,只不過在形式和載體上融入了許多宋代的風尚。這一時期的部分陶瓷禮器逐漸脫離了原有的功能屬性,不再僅僅充當祭祀場合或重大國事活動中的祭器,而是逐漸向文人階層靠攏,并最終成為了書房案頭的陳設器。
      
      宋代集中使用陶瓷禮器的時間始于北宋中后期。成書于熙寧、元豐年間的《郊廟奉祀禮文》一書中記載“禮院儀注,慶歷七年,禮院奏準修制郊廟祭器所狀……臣等參詳古者祭天,器皆尚質,蓋以極天下之物……今伏見新修祭器改用匏爵、瓦登、瓦壘之類,蓋亦追用古制……故掃地而祭,器用陶匏,席以薰秸,因天地自然之性。”[3]元豐六年(1083),文臣和禮官曾上言與宋神宗討論禮器制度。隨后,神宗再次下詔將部分禮器改用陶瓷制作。史書對此記載為“器用陶匏,以象天地之性……今郊祀籃簋尊豆皆非陶,未合于禮意,請圖丘方澤正配位所設籃簋尊豆改用陶器……”[4]這段記載還表明,陶瓷禮器的規格和形制最終以朝廷的來樣作定奪,并頒下法式供地方的各種祭祀活動使用。在經過反復討論后,陶瓷禮器最終成為祭祀活動中的重要祭器。即所謂的“凝土為質,陶以為尊,貴本尚質”[5]。
      
      宋代生產陶瓷禮器的窯口主要包括兩大體系:一種是由中央政府直接控制的陶瓷生產機構,包括北宋官窯和南宋的郊壇下官窯、修內司官窯;另一種是分布在地方的半官方性質貢窯。例如:汝官窯、鈞官窯等。南宋時期,在浙江龍泉一帶部分非官方性質的窯口也生產過禮用瓷。
      
      《宋會要輯稿》中也明確了紹興十三年郊祀大禮中不同事務的主辦機構,而祭器是由臨安府辦集的。文獻中記載:“(紹興十三年)九月十四日禮部太常寺言,將來郊祀大禮前二日奏……今具合行事件下項:一合用御封降真香二合,乞下入內侍省……祭器……乞下臨安府排辦及儀鸞司同共釘設。”[6]這些祭器應該是在不同地區制作完成,然后集中到臨安府,在郊祀大禮前,再由臨安府統一辦集。也有學者認為,陶瓷禮器一直由地方機構燒造,即“南宋宮廷用瓷取給于州府一級的官窯。”[7]顯然,這些窯口并不屬于皇家的官窯,或是稱為“內窯”的生產機構。而頗有爭議的哥窯,是不是也是這些地方機構燒制陶瓷禮器的專用窯口?具體結論有賴于文獻和考古資料的進一步研究與論證。
      
      統治階層將陶瓷禮器作為祭祀大典的主要用器,和當時紛亂的社會背景也是分不開的。南宋初年,金人不斷追逼,國用禮器損失嚴重。北宋宮廷制作和使用的禮器,尤其是徽宗時期制作的大批精美禮器因“靖康之變”的浩劫,使“府庫畜積,為之一空”。[8]隨后,建炎三年(1129)金兵奔襲高宗臨時駐守的揚州。倉皇逃跑的趙構一行將靖康之變幸存的各種禮器乃至祖宗神像、牌位“悉委棄之”。[9]兩次事變,使北宋宮廷所剩無幾的禮器喪失殆盡!端螘嫺濉范Y二四之八四、八五記載:“(紹興元年)七月十二日,禮部言,(其御筆牌位及罩子、漆匣等相關用具)昨緣揚州渡江遺失,乞下所屬疾速制造。”[10]為了省時、省錢、省力,陶瓷禮器自然成為了首選。
      
      這一時期的仿銅陶瓷禮器包括琮式瓶、出戟尊、三足尊、爵杯、觚式瓶、簋式爐等等,而它們對商周青銅器的模仿可以說是惟妙惟肖。不僅器型的外觀比例要保持一致,器壁要足夠厚,器物質量要重,釉色也要顯得古樸,乃至于胎質也盡可能與銅器相接近。比如官窯和哥窯紫口鐵足的特征,鈞窯紫銅胎的特點等等。圖4是收藏于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商周時期的青銅簋,圖5的哥窯魚耳爐在外觀和胎質上都對它進行了逼真的模仿。圖7的鈞窯月白釉出戟尊模仿自圖6西周饕餮紋銅尊,在出戟尊出筋的地方,可以看到明顯的仿銅胎特征。
      
      圖4 商周青銅簋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圖5 宋哥窯青釉魚耳爐北京故宮博物院
      
      圖6 西周饕餮紋銅尊出土于陜西省寶雞市扶風縣
      
      圖7 宋鈞窯月白釉出戟尊上海博物館
      
      3 宋代陶瓷禮器的功能演變
      
      除了舉行祭祀和禮儀活動的需要外,宋代陶瓷禮器的發展興盛還得益于這一時期金石學的興起。金石學是宋代出現的一種建立在考據學基礎上的學科。其開創者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歐陽修,他的學生曾鞏在《金石錄·五百卷》中最早提出“金石”一詞。金石學主要以碑石學和青銅器為研究對象,部分學者還兼顧到玉器、竹簡、甲骨、磚瓦、封泥、兵符、明器等文物的研究[11]。他們主要采取觀察、考證、臨摹、推比的方法,以達到匯籍編冊、證經補史的作用,堪稱是中國考古學的前身。這一時期還出現了許多研究金石學的專著。例如,王黼等編撰的《宣和博古圖錄》(圖8),歐陽修的《集古錄》,呂大臨的《考古圖》(圖9),李公麟的《古器圖》,趙明誠的《金石錄》等等。
      
      圖8 北宋王黼《重修宣和博古圖》
      
      圖9 北宋呂大臨《考古圖》
      
      宋代是社會經濟結構大調整時期,一些原本處在深宅大院中的文化風俗和陶瓷器物逐漸向民間傳播。原因有兩點:一方面是文人階層成為社會的中流砥柱,甚至出現了文官可以調動武將的現象[12];另一方面是因為市民階層的興起。隨著生產力的發展,宋代社會對內、對外的貿易和經濟交流都十分頻繁。在這種情況下,追求更高級的生活樂趣成為許多人的生活目標。這種追求在社會大繁榮和生產力大發展的有利條件下逐漸變為現實。例如,南宋吳自牧《夢粱錄》中記載的四般閑事:燒香、點茶、掛畫、插花,顯得格外清靜安逸、高雅閑適[13]。
      
      我們很難想象,先秦時期的士大夫或貴族把仿商周時期的禮器擺放在自己的案幾上,即使在開放包容的盛唐,也不見這種行為。但是在宋代,“文”與“禮”互相結合,禮器就是文器,就是君子之器,這一風尚經過皇帝的推崇和示范,成為了宋代文人最令人津津樂道的一種傳統。從另一方面來看,將禮器用瓷擺放在身旁手邊,或者是目光所及之處,又何嘗不是對使用者的一種約束和警示,告誡他們要“慎獨”和“克己復禮”。在理學“存天理,滅人欲”的思想觀念下,禮器的陳設器化就顯得順理成章了。
      
      中國古代素有道器之爭,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14]。器是有形之物,代表了具體事物或是制度體系;道是無形之念,代表一種準則和思想理念。宋人成功的將道與器結合在了一起,做到了器以載道。那些厚重端莊,古色古香的禮器瓷所承載的正是宋人獨特的世界觀、歷史觀和人生觀。
      
      到了后來的明清時期,陶瓷禮器的數量和種類一直在不斷增多,不同禮器的工藝、釉色、形制以及一些紋飾的差異又決定了它們的等級規格和適用場合。例如,《大明會典》卷二百零一記載:“洪武九年定,四郊各陵瓷器,圜丘青色,方丘黃色,日壇赤色,月壇白色,行江西饒州如式燒造解。”[15]與此同時,經過技術的發展積累,一些瓷質的禮器也在景德鎮燒造成功(圖10)。
      
      圖1 0 陶、玉、銅、瓷四種不同材質的爵杯
      
      4、 結語
      
      在最早的“國家”——陶寺遺址中,貴族和王室墓葬之內出土的玉器、彩繪陶器、禮樂器一起組合成了比較完備的喪葬禮儀制度,體現了王權的至高無上和社會內部嚴格的等級制度。如龍盤、鼉鼓、陶鼓、彩繪大陶盆等,都是王者之器。宋代社會崇古、崇禮、崇文之風盛行,但內斂含蓄,理性慎思,素樸極簡的社會風尚和思維方式使他們逐漸放棄了青銅禮器,而是使用一些“類玉”“類青銅”風格的官窯瓷器。汝窯、官窯、鈞窯、哥窯等都生產了大量的仿青銅禮器,不僅是造型和外觀比例,乃至胎質胎色也充分向青銅器靠攏。所以,我們完全有理由認為宋代青瓷的設計與制作不僅受到“玉文化”的熏陶,也廣泛受到了“銅文化”的影響,兩種因素共同決定了這一時期青瓷的胎釉面貌。
      
      從陶質到玉質,再到青銅最后演變為瓷質,材料的改變體現了中國先民對技術和工藝的探索從未停止。而無論是哪個朝代,都將最珍貴的材質制作成禮器來使用。表明了古人對“禮治”社會的向往,對祖先的追思,對自然和神靈的敬畏,對秩序和儀式感的追求以及對和諧生活的珍視。這些也集中構成了華夏人民獨特的文化傳統、信仰體系和社會治理理念,它們都是歷史的寶貴遺產,需要我們認真體會和研究。
      
      參考文獻
      
      [1]胡司德.早期中國的食物、祭祀和圣賢[M].杭州:浙江大學出版社,2018:120.
      
      [2]朱希祖.美麗山西[M].北京:藍天出版社,2015:21.
      
      [3]西風.中國瓷器鑒賞與收藏[M].上海:上?茖W技術出版社,2015:118.
      
      [4] 故宮博物院.官窯瓷器研究[M].北京:故宮出版社,2015:164.
      
      [5]秦大樹,杜正賢.南宋官窯與哥窯:杭州南宋官窯老虎洞窯址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C].杭州:浙江范大學出版社,2004:149.
      
      [6] 劉琳,刁忠民,舒大剛(點校本).宋會要輯稿(一)[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525.
      
      [7]李剛.南宋官窯斷想[J].南方文物,1999(2):71-75.
      
      [8]子川.斯文在茲:中國傳統書房文化與器物研究[M].北京:榮寶齋出版社,2012:81.
      
      [9]鄧禾穎,唐俊杰.南宋官窯[M].杭州:杭州出版社,2008:14.
      
      [10] 馬端臨.四庫家藏:文獻通考(四)[M].濟南:山東畫報出版社,2004:193.
      
      [11] 芳園.國學知識隨用隨查:耀世典藏版[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15:65.
      
      [12]傅野.國家救贖[M].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2013:69.
      
      [13]孟元老,顏興林譯注.東京夢華錄:外二種[M].南昌:二十一世紀出版社集團,2018:232.
      
      [14]張葆全.周易選譯[M].桂林: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16:276.
      
      [15]熊寥.中國古代制瓷工程技術史[M].太原:山西教育出版社,2014:513.

    在線客服:

    文閱期刊網 版權所有   

    【免責聲明】:所提供的信息資源如有侵權、違規,請及時告知。

    專業發表機構
    辽宁熟妇高潮45分钟,午夜乱码在线观看不卡,欧美成人午夜福利小视频
    <code id="gkkii"><object id="gkkii"></object></code>
    <bdo id="gkkii"><noscript id="gkkii"></noscript></bdo>
  • <menu id="gkkii"><center id="gkkii"></center></menu>